渡海编舟

过两天终于可以去公司上班,不用再在家做饭了。 给这两周做了个合集,虽然确实自认好吃,但毕竟挺麻烦的😼。 iPhone Xs拍摄,原片有压缩,无滤镜。

Read More...


Moments

3月,开始上班后的第三天,屋子里的栀子花开了。此后却因为无暇照料,很快枯死了 6月,肖欧的婚礼 6月底,公司从四环边搬到了后厂村 7月,凌晨四点的后厂村 8月,晴天霹雳。两年前被诊断为肝癌的爸爸再次被查出小细胞肺癌,均为原发性癌 10月底,医科院肿瘤医院。为了说服爸爸来北京看病费了不少劲,结果却是无功而返 10月底,爸爸在故宫 10月底,爸爸在北京地铁上(一) 10月底,爸爸在北京地铁上(二) 11

Read More...


原文编辑于12月14日凌晨2点,于锤子便签。 成年人的崩溃在于躲在偏僻无人处忍无可忍后,终于放肆咽声痛哭。 哭罢,买好回家的机票,跟上级分条交待工作交接,打电话取消周末物业师傅的上门维修,跟因为马上毕业要提前看租房环境的师弟改约。 这时突然来了许久未联系的大学室友的电话,跟你分享远处同学聚会的有感而发,分享在对象老家凑了首付终于上车买房的进展,你为他由衷感到喜悦。他问起你父亲病情的进展,你长叹一声,如实地回答,平静地诉说。两边互相达成片

Read More...


我不相信

(一) 我一度以为老天跟我开了个玩笑。 5月24号晚,我参加了由系研究生会组织的朗读大赛,并效仿歌手李志朗诵了诗人北岛的诗歌《回答》,并出人意料地获得一等奖。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个鬼使神差的经历。我自己平时并不太主动参加这类活动,但那次却在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报了名。抱着试试和分享自己喜爱作品的目的,我参加了那次比赛,并大声念出了那首掷地有声的《回答》。 诗中,我最喜欢下面这段: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为了在审判之前,宣读那

Read More...


鲸书|代价

文|鲸书 前几天回镇上看外公,他避开所有人,郑重交待,女子啊,你耍两天,有点话要跟你说,过年你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 他是个安和喜庆的小老头,极少这么严肃。我催问,他摆手,说先莫管,你先耍两天再说。 在家第三天,下午把他从茶馆里拖出来,去镇边上转,我搀着他,我俩慢吞吞走在河边,一路花花绿绿开得热闹。他聊起得癌症后的滋味,跟他打牌的小老头们,哎呀哪个屋头谁莫得变人的气气,我的表姊妹们现在的婚姻,我的前男友们——每个他都觉得小伙子不错啊,你

Read More...


当地时间2月26号早上六点半,天还没亮,当两位卡佳、萨沙和米尔佐把我们送到机场时,叶卡捷琳堡迎来了2017年的第一场雨。萨沙说,上帝也在向我们道别。 我们淋着雨,匆忙带着大包小包进了机场,安检、取登机牌、托运,乘机手续似乎比预计的简单,分别的时刻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我们一次一次的拥抱,感谢这些可爱的志愿者两周来时时、刻刻、处处的尽心尽力,感谢他们为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外国客人,在参加这个位于中欧边境上的寒冷城市里的乌拉尔联邦大学举办

Read More...


王俊煜|一封信

文|王俊煜 小煜——我的小朋友: 你的这份「作业」写得真好。因为,你用清晰的思路和流畅的文笔客观而全面地回望了自己的思路及这几年里的心路历程,并再次作出了起码是经过反复思考的、也许是最合适你的选择。由此,我感到了你正一天天长大、成熟,正一点点地积聚作为一个「男子汉」的内心力量——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欣慰!下面,我想就几个相关的问题与你分享一些体会和意见,但愿对你是一种有益的参考。 一,关于「传统」与「基础。记得当年你报填大学志愿的

Read More...


@Terry_ca 有一次在地铁口遇见一个卖栀子花的老太太,满头银发,一口苏白。 我给外婆买花,就和她闲聊。 “阿婆,侬年纪那么大了干什么还出来卖花啦,辛苦伐。” “哎哟,你不懂,今生卖花,来世漂亮。” @爱情病毒 大概有时很爱你 有时想一枪崩了你 更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 看到你爱喝的甜豆浆 就忘了自己是来杀你的

Read More...


我前天在推特上发了两条状态: 解锁人生一大意外事件:跑去郭敬明旗下的作家签售会傻乎乎地买书等签售。 不行,临睡前还是忍不住说一句:锤子的粉丝文化真可怕。 发这两条状态是出于两件事,但两件事都跟「粉丝」有关。 XR是我认识不久但却十分交好的姑娘,她活泼大方,可爱纯真,又经常带点文艺女青年的小心思。她开心起来会有说不完的话,唧唧喳喳地像只春天的小鸟。然而,大喜即大悲,这个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姑娘也会经常流露出内心的悲凉,像只流落街头的小猫

Read More...


今天不谈生活琐碎,要谈谈自己内心的想法。 12号晚上临睡前看到塘沽爆炸视频的时候心里还是震慑得不知所然,微博上各式各样的人在发现场视频、照片或者是版本不一的现场描述,一时间弄得是动荡不已。我一直手贱,在微博上乱翻现场的情况:门窗炸裂的,穿着睡衣就仓皇在大街上集聚的,浑身血渍的…不一而足,种种惨烈。大概是窥私欲又或者是好奇心使我迎着恶心继续翻页,直到看到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主角是个四五岁的小孩,正蹲在地上大哭着打电话。他的脚边横躺着一对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