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海编舟

一2014年7月18号。 那天早上有我大二最后一节课,不意外的话,那天我只需要完成一门俄语考试,接着办理一些繁琐但简单的手续,就能实现当初入校时的憧憬:去乌克兰完成接下来两年的课程,虽然是个相对落后的国家,但多少能体验国外更广阔的世界,关于我的一切也应该按正轨继续。 可事实是意外发生了,一架失事坠毁的飞机改变了这一切。那天考试结束,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在微博和知乎写下了一些文字,在文章的最后,我写到:「谨此悼念无辜逝去的298名乘客,并警惕

Read More...


刚喝完一碗特浓的鸡汤。 「真正的高贵,不是优于别人而是优于过去的自己」,据说是海明威先生说的。 坦率来讲,在过去的一年,我在某些方面做到了这一点,可在更多的方面,或者说是在自认为的「更多方面」,我没有做到。 我经常会有原因地产生自咎,然后试图改变它,结果是并没有 ,然后继续自咎。 Fuck it.

Read More...


寒假回家无非是在等过年,大概在距离除夕的两三天前,我突然就明白了一个极其简单甚至说来可笑的事情。 那天,我跟朋友打完篮球,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就冒出一个念头,确切说是,在此之前二十年的基础上,我才明白这件事情:大年三十或是正月初一其实和其它任何一天没有任何区别,普通的无一例外。然而,正是所有这些普通的日子驱动着我们所有的生活和经历,它从不停歇,却也使得我们同样停歇不得。 时间大概是人们谈论的最多的事物之一,我们从小就知道什么叫「

Read More...